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何猷君文物上涂鸦

大清帝女:二百零八、劝死皇后(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大清帝女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宜萱忍不住嗤嗤笑了:皇后娘娘早年若是有半分念及和汗阿玛的夫妻之情,又怎么会忍心一而再再而三让他遭受丧子丧女之痛呢?!——许你伤害他。就不许他反过来杀你吗?这是何道理?!汗阿玛的确略宠妾了些。可也没有无视过嫡妻的尊严,也没有做过宠妾灭妻的事情,在这个时代的眼光看来。汗阿玛并无亏待皇后之处。

    当然了,若是以后世的眼光来看,那就另当别论了。

    看到皇后恶狠狠瞪过来的目光,宜萱依旧笑靥如花。其实我倒是希望您垂死挣扎,您违背汗阿玛之意。汗阿玛必然会忍无可忍地废了您,介时再立我额娘为中宫,到时候您就得向我额娘磕头请安了!——这样的情景,想想就叫人觉得痛快。宜萱笑容愈发灿烂,您若是以废后身份死去,便是只能葬入妃陵。不配入帝陵了!待到汗阿玛百年之后,也是和我额娘同葬帝陵!您只能眼巴巴看着。别想进去。

    看到宜萱那痛快的笑容,皇后愤恨地无以复加,她声嘶力竭地吼叫道:你们休想!!本宫宁死,也要保住皇后之位!!李氏不过是个汉军下五旗出身的贱婢,也敢肖想本宫的位置,她算个什么东西?!!你和你额娘一样,都是不要脸的贱婢!!

    皇后辱骂得如此难听,宜萱倒是不觉得生气,将死之人,有必要跟她计较吗?那反倒是不值得了!她比你悲惨十倍百倍,所以才会辱骂你,若是换了一个比你活得逍遥自在的人,会闲着没事儿骂你吗?

    宜萱抚了抚鬓角,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您还是省些力气吧!

    见宜萱丝毫不为所动,皇后眼中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怅然悲怆,她看着那清澈透明中带着淡黄色的参汤,突然脸上有一抹决绝之色,她抬手道:参汤,拿来!

    宜萱淡淡抬了抬眼皮,旁边的小太监忙上前捧起,奉送到皇后跟前。

    皇后如柴的枯手捧着那尚有余温的参汤,她的手突然微微发颤,而且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她眼看着摇晃的参汤,眼里一滴滴浑浊的泪珠滴落汤中,泛起了圈圈涟漪,她呵呵笑了:没想到,如今要取走本宫性命之人竟然是本宫同床共枕了三十余年的夫君!!

    她哈哈笑着,笑得满脸是泪。

    而一种莫名的悲凉在宜萱心头滑过,但只有一瞬,她的立场和皇后的对立的,她没有必要、也不应该为她悲凉。皇后有今日,固然有她与额娘精心谋划在里头,但若皇后没有再三加害汗阿玛的子嗣,她也决计落不到今天这一日!!所以,皇后之死,怨不得旁人!若怨便怨你当初太心狠手辣,怨你自己心狠手辣之后却没有做得干干净净!!

    突然,皇后仰头,将满满一碗混合了她泪水的的参汤一饮而尽,一滴都不曾浪费。

    喝完之后,碰的一声,那珐琅碗在宜萱脚下不远处被摔碎成片。

    皇后狰狞地笑着:本宫将死又如何?本宫就算死了也是皇上的皇后、大清的主子娘娘!!你额娘李氏,就算能在本宫死后被皇上封为皇后,那也是继室!!在本宫牌位前,依然要执妾侍之礼!!本宫就算死了,身份也会压制她一辈子!!!

    宜萱抬了抬眼皮,这是皇后唯一能找到的安慰了吧?古人是极其看中死亡的,可以说是视死如生,他们认为死后的陵寝和活着时候的居住宫殿一般,百年之后,他们觉得在底下也可以过着富贵荣华的日子。而皇后如今,无疑是将希望寄托于此了。

    不过她也总算完成使命,让皇后乖乖送死了。

    宜萱见夕阳西沉,便不做耽误,忙去养心殿复命,雍正听了回复之后,表情依旧是冷冷淡淡的:她肯识趣些,朕也不介意给她一个死后哀荣。

    宜萱目光忽的瞥见汗阿玛右手边那展开的奏折的内容似乎是在弹劾年羹尧的这个年大将军啊,最近似乎蹦跶得挺欢实,宜萱也听说了,年府的门槛。都快要被求官的人给踏破了。唉,只怕接下来,就要轮到年家倒霉了。

    宜萱出宫回到净园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用过了晚膳,薄荷上来禀报说:方才,额附爷在净园外头闹了好一通,后来被国公爷知道了。才谴人给捉了回去。已经给禁足了。

    宜萱疑惑地问:他又来闹腾什么?

    薄荷道:似乎是想要戚氏和秦姨娘的卖身契。

    宜萱忍不住笑了,秦氏早就消了奴籍了,哪儿来的卖身契!至于戚氏——哼!我没去找她算账。她倒是来闹腾起我来了!——戚瑛瑛想混淆国公府血脉之事,宜萱本懒得管,但卖身契,也决计不会轻易还给她!

    薄荷又道:奴才去查了那段日子给戚氏‘安胎’的大夫。三日前就已经落水溺死了。

    宜萱呵呵笑了,她倒是够干脆利落的!嘴上如此说。她却不打算叫戚瑛瑛这般蒙混过关了去,便吩咐道;明日那我的牌子去顺天府衙门,叫好好查查哪个大夫的死因。——虽然不见得能查出什么猫腻来,但是起码叫戚瑛瑛胆战心惊一番。

    薄荷又道:傍晚时候。诚亲王府的七贝子侧福晋李氏递了拜帖,说是明日求见。

    宜萱哦了一声,只说知道了。并没有太当一回事。随口问道:我听说纳喇星德添了个房里人?

    薄荷道:叫茜香,原是郑夫人身边的侍女。却是戚姨娘举荐枕席的。郑夫人已经发了话,说茜香若是能有孕,便开脸为姨娘。

    戚瑛瑛举荐枕席?宜萱不由一愣,旋即细细一想,便明白了,当初禁足秦氏在芜园并且断绝饮食的可不就是郑夫人吗?宜萱原本还疑惑郑夫人哪儿来的胆子要杀她的人?!原来是戚氏付出了足够高的代价啊!

    深夜寂寥,景仁宫中,皇后乌拉那拉氏艰难喘息着,她揪着自己胸口的明黄寝衣,面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床头侍立着一个老嬷嬷,她如今景仁宫里唯一的旧人了,因平日里少言寡语,又不得皇后看重,所以才是鲜少的几个没有被雍正替换掉的。她姓许,人称许姑姑,四十来岁的样子,从前在雍王府是嫡福晋身边的一个小丫头,后来因不愿嫁人,所以做了教习姑姑。

    《大清帝女》何猷君文物上涂鸦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wackmcs.com/direc/daqingdinv.html
上一章        大清帝女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